准备金率下调空间巨大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6日

       本刊评论员尚浩 2月19日, 央行以竞价方式发行2009年第五期央行票据,

被认为是央行相信在近期资金充裕的背景下, 央行将适度维持资金的返还。刚刚公布的《2009年1月企业商品价格变动情况》明确显示, 很多商品的价格同比和环比都有明显下降。这是否证明工业产品的市场需求仍在加速?下降, 宏观经济状况仍在加速?如果答案是肯定的, 那么在此基础上, 防止通货紧缩一定不是货币政策的重中之重。同时, 也有不少人注意到,

近期一些官员对人民币利率变动趋势的表态似乎含糊其辞。根据历史经验, 央行可能很难看到未来紧急情况的走向。因此, 在该用何种货币政策工具来应对变化的犹豫中, 央行可能很难很快做出更多新的选择。央行行长周小川2月8日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 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下, 中国人民银行将根据具体经济情况采取不同的货币调控措施, 而不是仅仅依靠利率调整。他的言论被市场解读为继续大幅降息是不可行的。按照惯例, 央行通常会在CPI和PPI公布后不久决定是否采取新的货币和利率政策。此前有学者和业内人士曾抱怨, 去年三季度, 企业资金链大规模收紧, 紧缩开始。央行错失了适时放宽放贷和降息的良机。因此, 下一步货币政策导向尤为关键。 2月10日, 也就是CPI和PPI数据公布的当天, 学术界就已经预测, 数据的公布意味着新一轮降息即将到来,

甚至预测央行将至少实施两次降息。在今年第二季度末之前降息。
       但不久后, 央行副行长易纲驳斥了一些人认为我国还有进一步降息空间的观点, 认为这种观点是基于美联储基准联邦基金利率与中国基准存款利率的不恰当比较。贷款利率。易纲还认为,

中国进一步大幅降息的可能性不大。中国过去两个月的目标是防止通货紧缩, 但小幅降息的大门并未完全关闭。 2月16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吴晓玲表示, 当前股市反弹与经济复苏没有必然关系, 没有必要降息。短期。
       吴晓玲还表示, 未来一段时间内, 中国不应该在货币政策上大做文章。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定, 零利率不是现实选择。 2月19日, 央行研究局局长张建华也表示:“降息是选择之一, 但不是最好的。”他指出, 如果中国的利率真的降到零, 货币政策就会失去选择, 流动性会很大。相对而言, 经济体制改革比降息更重要。张建华的表态立即引发市场传言央行将进一步降息。 2月19日下午, 银行股全线绿色, 引领市场震荡落下。从去年三季度末以来的经济走势来看, CPI增速明显回落。人们普遍认为, 当CPI连续两个季度下降时, 就意味着“紧缩”来了。然而, “紧缩”理论并没有达成共识。
       至于真正的“拐点”何时到来, 中国经济究竟是“V”型倒挂还是“U”型倒挂的争论也非常激烈。政府主导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和相继出台的产业振兴计划将在今年年中发挥重要作用, 物价水平和商品要素价格将开始新一轮上涨。这也是“V”型倒置论者认为中国经济将从2009年三季度开始触底的核心原因。“U”型倒置论者认为, 政府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是分批逐步实施的计划未来两年, 其拉动经济的实际效果还有待观察。将悬停在底部。但CPI和PPI连续五个月回落, 确实扩大了央行实施适度宽松货币政策的空间。相关数据显示, 近期放贷规模持续增加, 流动性有回升迹象, 削弱了市场对央行继续降息的预期。甚至有人担心, 继续大幅降息会增加通胀预期。既然再次大幅降息的空间不大, 那么存款准备金率的下调空间是否更大, 是否有望成为货币政策的新重点?未来的货币政策操作是否会更多地体现在存款准备金上?黄金利率、公开市场操作等量化手段?我们看到, 近期有舆论呼吁大幅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 以释放资金, 从而增加对受影响企业的放贷。商业银行流动性认为, 此举将使商业银行扩大自身的信贷规划, 按照一定的政策安排自身的资源配置, 从而服务实体经济。我们也看到, 官员们已经认识到, 在新的国际经济环境下,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正常的。关键是通过财政和产业政策调整经济结构, 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频繁的政策动作不利于稳定市场预期, 反而会引起企业和公众的经济预期恐慌。中国经济宏观调控的下一步应该是稳定政策。而由于通货紧缩的前景可能仍然存在, 如果政策过早地沾沾自喜, 仍可能给经济运行带来一定的风险。因此, 尽管未来央行降息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需求可能有所下降, 但可能性依然存在。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 吉利集团有限公司 jilijitua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uccessfulblackwoman.com)